香港六合彩九龙报|香港六合彩998009co
歡迎訪問古典文學網,祝您閱讀愉快!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武俠小說 > 梁羽生 > 瀚海雄風

第42章慷慨釋俘多義重凄愴歷劫倍情堅

此時楊婉已經抹去了臉上的化裝,恢復本來面目。孟少剛早已知道她是李思南的未婚妻,又見自己的女兒和褚云峰手拉著手的站在一起,十分親熱,孟少剛不由得暗笑自己的糊涂。要知道他是以為楊婉已死,才屬意李思南做他女婿的,如今楊婉還活在人間,他當然是不會再作此想了。

孟少剛暗自想道:“李思南固然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雄,褚云峰也是后一輩中的俊杰,他又是我老朋友的弟子,霞兒得以配他,我也該心滿意足了。”

孟明霞笑道:“爹爹,嚴表姐的事情可還要你給他幫忙呢。”孟少剛見嚴烷和谷涵虛也是成雙成對,更是心花怒放,說道:“你們放心,我替你們做媒便是。”嚴烷的母親是孟少剛的姐姐,得他答允玉成,婚事自是不愁再有阻礙了。當下滿面通紅的低了頭,輕聲說道:“多謝舅舅。”

孟少剛哈哈大笑,說道:“但愿你們有情人皆成眷屬,我也替你們歡喜。如今我們該談一談正事了,思南,那兩個蒙古武士你還未曾發落呢?”

李思南道:“這兩個人現在已經變成了我們的俘虜,我們也該好好待他。”當下請江心石拔出一間靜室安置這兩個武士,并且拿出了上好的金創藥,給他們敷傷。

江心石把兩個武士帶走之后,楊婉柳眉微皺,忍不住說道:“南哥,你不殺他們猶自罷了,為何如此優待他們?我們在蒙古之時,受的苦受得還未夠么。”

李思南笑道:“正是因為我吃夠了韃子的苦頭,所以才不愿意在他們的身上報復。”楊婉道:“為什么?”李思南道:“你是讀書明理的人,當然知道‘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這句話。”楊婉道:“可是他們乃是我們的敵人啊!”

李思南道:“放下了武器,款是俘虜而不是敵人了。俘虜和正在拿著刀槍殺我們的敵人是有區別的,是么?何況在蒙古之時害得我們家破人亡的元兇禍首亦是另有其人,這筆帳不該算在他們身上。”楊婉氣平了些,笑道:“話是這樣說,我的心里總還是有氣。”

李思南道:“我們以誠待人,說不定還可以化敵為友呢,即使不成,也總是有好處沒有壞處。”楊婉道:“有什么好處?”李思南道:“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,我們也應該知道一點敵情啊。倘若將他凌辱,他還會和我們說真話么?”

楊婉霍然一省,說道:“不錯,從他們的口中或許可以探聽我們仇人的消息。”李思南道:“不過這可并非使用權術,即使他們什么都不說,我們也還是要這樣對待俘虜的。”群豪初時也是像楊婉一樣不大心服,待到聽李思南說清楚了道理,這才暗自心折,覺得李思南見識過人,不愧作他們的盟主。

慶功宴過后,李思南獨自進入靜室探望那兩個蒙古武士。

那兩個武士敷上金創藥血已止了,慶功宴的酒菜李思南地特地加人給他們送了一份,這兩個武士體魄本來健壯,吃飽了肚子,精神體力都已漸漸恢復,心里正在納悶李思南為什么這樣待他們?

可是他們從小受的就是一套蒙古武士的嚴格訓練,忠于大汗這一觀念對他們來說不啻是天經地義。是以盡管他們心里不無對李思南感激之意,但一見李思南進來,仍然是板起了面孔,作出一副不肯低頭的神氣。

李思南道:“你們好了些嗎,可以走動了吧?”

一個武士冷冷說道:“你問這個干嘛?”心里想道:“我走得動又怎么樣,難道你還會將我放了?”

另一個武大更是出言不遜,傲然說道:“李思南你耍什么花招?我們蒙左武士都是鐵漢,落在你的手里,你要殺便殺,剝皮拆骨,我們決不皺眉!你要我們向你屈服,卻是休想!”

李思南笑道:“我與你們無免無仇,為何要殺你們?我是人,你們也是人,雖然怎樣做人你我并不一樣,但大家也都是一樣平等的人啊,好端端的我為什么又要你們屈辱?”

這兩個武上幾曾聽過這樣的道理,心里兀是半信半疑,說道:“可是我們來到飛龍山,正是為了對付你的啊,難道你不知道?”

李思南道:“我當然知道。但這件事已經過去了,現在你們可并沒有‘對付’我啊。”

那兩個武士道:“好,就算你不計仇恨,但卻又何必這樣款待我們?”心里還在懷疑李恩南別有用心,方知要如何折磨他們。

李思南道:“因為你們現在已經不是我的敵人,我是將你們當作朋友款待的。”接著說道:“何況我們還是朋友呢。我們曾經在肯特山上同打過獵的,是么?”那兩個武土道:“你的記性倒真不錯,但我們可是不敢高攀了。”

李思南道:“不,我的記性很壞,你們兩位的名字我就想不出來。”

那兩個武士道:“當時你是公主的好朋友,相識的不是王子就是大臣,也沒有誰將我們的名字告訴過你,也難怪你不知道。”

李思南和他們閑談舊事,敵意不知不覺又消了幾分,這兩個武來士也把名字告訴他了,一個叫做粘不罕,一個叫做速不臺。

粘不罕就是那個最為傲慢的人,忽地霍然一省,說道:“閑話少說,李思南你這次來到底是何用意?”

李思南笑道:“你問我的來意,我不是一來就已經和你們說了么?第一是探望老朋友,第二也是想來看看你們是否已能行動如常?”

粘不罕道:“我們能夠行動又怎么樣?”

李思南道:“請兩位大哥別怪我說話坦率。”粘不罕心想:“來了,來了!”大聲說道:“我就是想聽你的真心話!”

李思南道:“在我來說,我是希望你們多留幾天,住下來不走更好。但我們這里的規矩是要留則留,要去則去,決不勉強。我剛才聽兩位的口氣,大約還是想回去的吧?”

速不臺道:“哦,你是想放我們回去?”粘不罕則張大了口,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李思南道:“不錯,兩位若是思家心切,馬上就走也行。”

粘不罕道:“你要我替你做什么事情?”

李思南道:“回去之后,請你替我問候往日的一班朋友。”

粘不罕道:“咦,如此說來,你是毫無條件的就肯將我們放走了。為什么?”

李思南道:“誰無父母,誰無妻子。任何人都是盼望和家人團聚的,我豈能拆散你們夫妻父母,令你們死別生離?”

粘不罕道:“可是我、我們對你……”

李思南道:“想必你也知道一點我的家事了。實不相瞞我的父親就是在二十多年前給你們俘虜了去,不許還家,終于埋骨異鄉,死不瞑目的。我也正是為了尋找父親,才跑到你們蒙古去的。將心比心,我們父子受過的苦楚,我又怎忍要你們遭受?”

二人給李思南說得大為感動,剛剛還是神態傲慢的粘不罕亦已禁不住熱淚盈眶。

速不臺道:“可是我們回去之后,說不走將來還會在沙場與你相見的啊!”

李思南道:“當然我是希望你們不會這樣的,但你們是金帳武士,除非你們不干,否則是恐怕很難避免要給大汗重新驅上沙場的。所以倘若是有那一天,我也不會怪你。不過,我也要把話說明,到了沙場相見的時候,彼此廝殺,我是不會留情的。但倘若你又為我所擒,我還是可以放你回去。”

速不臺道:“李盟主,你能夠做到這樣,我們已經是感激不盡了。說句老實話,假如你是給我們所擒,我們想放你也不敢呢。唉,恨只恨我們兩國交鋒,我們是不能不辜負你的友誼了。”

李思南道:“不,不能只籠統歸咎于兩國交鋒,這是你們的大汗、王公、將軍、權貴造成的罪過!我們漢人可沒有跑到你們的地方去打仗。”

粘不罕與速不臺無言可辯,心里自己也覺得慚愧,不覺都是低下了頭。

李思南繼續說道:“你們為大汗王公將軍權貴賣命,所得的又是什么?不錯,你們是受封為金帳武士,比普通的武士是高出一頭的了,但你們的性命卻是朝夕不保,你們的鮮血只是保住了他們的富貴榮華,這又值得么?你們再仔細想想,你們拼命打仗,替你們的大汗滅了無數國家,看起來你們蒙古的百姓又得到了什么好處?掠奪來的玉帛決不會分給他們,他們只有出糧出力的份兒,多少人又因為連年征戰而弄到家散人亡,挨饑受苦?受你們侵略的國家,又有多少人無辜被害,輾轉流離?”

粘、速二人自有生以來,所受的都是“怎樣才是一個好武士”的教育,從沒有人敢向他們說過這樣的一番話,仔細想想,不禁都是內疚神明,覺得李思南的說話說得一點不錯。但也只是初步的醒悟而已,若要他們立即反抗大汗,他們還是連想也不敢想的。當然李思南也沒有立即便要他們這樣。

粘不罕嘆了口氣,說道:“李公子,多謝你的這番教導,從今之后,我也不想貪圖什么富貴了,回去之后,我和家人跑到深山里躲起來,從此打獵為生,但愿平平安安的過個下半世,也就心滿意足了。”

李思南心里想道:“只怕你要想躲避也是躲避不了。”不過,其中的道理一時也難以說得他們明白,心想:“他們能夠這樣也已經是很不錯了。”當下說道:“好,但愿我們從今之后不會再是敵人。你們幾時回去?”

速不臺道:“多蒙盟主放我們回去,我們想現在就走,可以嗎?”

李思南道:“當然可以,我送你們下山。”

送到山腳,李思南和他們揮手道別,粘不罕忽道:“李公子,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說。”

李思南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粘不罕道:“這是一件只有我們兩人知道的秘密,我在大汗面前發過誓,決不能泄漏的。”

李思南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不必說了。”

粘不罕道:“不,李公子,我雖然是發過誓,但你對我們太好了,我不說就對你不住!”

李思南道:“哦,是和我有關的么?”

粘不罕道:“正是。唉,李公子,你待人也太厚道了,白萬雄這老兒,你實在是不應該放走他的!”

李思南道:“為什么?”

粘不罕道:“你的大仇人正在他的家中。”

李思南又驚又喜,連忙問道:“你說的是余一中嗎?”

粘不罕道:“李公子,令尊遭受余一中這廝的慘害,我們是早已知道的了。明慧公主曾求過四王子和大汗殺他,可惜不能如愿,大汗非但沒有殺他,反而更重用他了。老實說,我們也是氣他不過。”

原來成吉思汗逝世之后,明慧公主又曾先后在拖雷監國和繼任的大汗窩闊臺之前,公開控告過余一中,粘、速二人身為金帳武士,當時也是在場的。

李思南有點詫異,問道:“這么說,余一中這廝和你們一道來的了?他不是在做著鎮國王子的副元帥的嗎,怎的大汗卻派給他這個差事?”要知余一中雖然也懂武藝,但卻甚是平庸,依理來說,是不該把他當作一般的武士來使用的。

速不臺說道:“是這樣的,大汗希望能夠拉攏一些漢人,最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或綠林好漢,地方上有勢力的紳士也在被拉攏之列。這樣,將來我們進兵中原之時,得到這些人的助力,就可以方便多了。這個任務,當然是余一中最為適合,我們連漢話都說不流利,要做也做不來的。”

李思南冷笑道:“原來如此,他本來是漢人中的敗類,怪不得你們的大汗要利用他來進行這種敗類的勾當。假我敢斷言,像余一中這種敗類,你們在漢人中決不會找到多的,縱有,也只是一小撮而已。”

速不臺繼續說道:“余一中起初想藏在陽天雷家里,但恐怕給金國與陽天雷敵對的一派知道,而且住在金國的京城也不方便,后來才想到了去找白萬雄。白萬雄和陽天雷是早就有了來往的,余一中和他也是舊相識,他拿了陽天雷的密信去找他,兩人見面之后,果然臭味相投,一拍即合。”

粘不罕說道:“大汗派我們二人做余一中的幫手,交給我們三個任務,一是偵查明慧公主的下落;二是設法害你,倘能將你攜回蒙古那就更好;三要我們監視余一中。最后一個任務當然不會讓余一中知道,但其他兩個余一中則是知道的。這人詭計多端,李公子你要多點當心他的暗算才好!”

李思南多謝了這兩個人,說道:“那么現在你們是準備回家呢?還是回到白萬雄那兒跟余一中?”

粘不罕憤然說道:“哼!現在我都不想幫忙大汗打仗了,誰還愿意去跟這個卑鄙小人!”

速不臺心思比較靈敏,暗自想道:“李公子何以有此一問?”仔細一想,忽地恍然大悟,笑道:“咱們回去,反正也要路經博望,白萬雄的家鄉,何妨就去找那余一中消遣消遣。”粘不罕蹙眉道:“我見了這廝就想作嘔,有什么好消遣的?咱們又不是閑著沒事做!”

速不臺笑道:“大哥你怎么糊涂起來了?我說的消遣,可并不是只為了找他開開心啊。”粘不罕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速不臺道:“不將他除掉,咱們焉能沒事。”

粘不罕登時也恍然大悟,說道:“不錯,咱們在飛龍山事敗遭擒的事情,白萬雄一定會說給他知道的。假若讓他生還蒙古,確實是對咱們不利。”

速不臺道:“是呀,倘若能夠將他除掉,大汗不見我們回去,也不見他回去,就會以為咱們和他一樣,不知道是給中原哪位英雄殺了。否則咱們縱然躲進深山,風聲難保沒有泄漏,一旦泄漏,余一中當然能夠想得到,咱們最給漢人放回來的了。那時大汗定然懷疑咱們是回來做奸細的,還能放過咱們嗎?”

粘不罕道:“余一中武藝平庸,咱們殺他不難,可是他卻是躲在白萬雄家中的啊!除非咱們打算用兩條性命換他一條,否則殺了他也是逃跑不了。”須知粘不罕雖然僧恨余一中,但究竟沒有深仇大恨,若然要用性命相搏,他還是不愿意的。

速不臺笑道:“咱們不是白萬雄的對手,可是白萬雄不是李公子的對手啊。幾天之后,咱們或者還會和李公子在白萬雄家中見面的,不知我猜得對不對?”

李思南微微一笑,說道:“報仇之事,我不敢勞煩兩位。但兩位若能在白萬雄家中作我內應,我且是感激不盡。”

粘不罕一拍大腿,說道:“著呀,我真是又糊涂了。李公子的血海深仇,當然是要自己來報。他殺了余一中,白萬雄諒也逃跑不了,咱們還用得著害怕他么?”

李思南道:“我想請兩位先趕回去,穩住余一中,讓他仍然留在白萬雄的家里,那就是幫了我的忙了。”

粘不罕道:“這點小事,我若不能辦到,那還算得什么朋友?”說罷突然拔出刀來,一刀向自己的大腿斫下。

李思南吃了一驚,連忙搶他的刀,說道:“你干什么?”李思南雖快,可是粘不罕卻已在自己的大腿劃開了一道三寸多長的傷口了。

粘不罕笑道:“不掛點彩,如何能夠使余一中相信我們是殺了看守,逃回來的?”

李思南大為感動,說道:“兩位如此重義輕生,請受小可一拜。”

粘、速二人雙雙跪倒,按照蒙古人的大禮,各自抱著李思南的一條大腿,吻他的腳。粘不罕說道:“盟主大仁大義,我都不知道怎樣才能報答。盟主若再多禮,那就更是折煞我了。”速不臺說道:“盟主要殺余一中報仇,我們也要將他除掉才能免禍,如今盟主要報仇,我們不過從旁協助而已,盟主為何反而多謝我?”

李思南將他們二人扶起,說道:“好,咱們是禍福與共,肝膽相照的朋友么,客氣話大家都不必說了。請兩位多多保重,遲則十天,少則五日,咱們在白家莊相見。”

李思南送別了粘、速二人,回轉山寨,孟少剛父女和楊婉等人早已在聚義廳等候,孟少剛問道:“可有從這兩個人的口中探聽到什么消息?”楊婉跟著笑道:“聽說這兩個韃子倔強得很!不知你這位先生說法,能不能令他們頑石點頭?”

李思南笑道:“不僅是頑石點頭,我還得到他們肝膽相照的友誼呢!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消息,說出來也好讓你高興。”

楊婉道:“是什么消息?”

李思南道:“咱們的仇人余一中的下落,我已經知道了!”

楊婉又驚又喜,連忙問道:“在哪里?”

李思南道:“在白萬雄的家中!”

孟少剛擊案說道:“不出我之所料,白萬雄這老賊果然是和竇安平一條路的。余一中躲在他的家里,想必是定有陰謀的了。”

李思南說道:“一點不錯。”當下將粘、速二人告訴他的那些事情轉述給眾人知道。

孟少剛怒道:“這廝為虎作悵,還要拉人落水,這樣的人決計容他不得!”

李思南道:“當然容他不得。不過,他是我的殺父仇人,我想親自報仇!”

楊婉道:“他也是殺害我兄長的仇人呀!”

李思南道:“你當然是應該和我一同去的,但其他的人,我卻不想麻煩了。”

孟明霞道:“白萬雄雖然是你手下敗將,但到了他的家望,只怕你們就是寡不敵眾了。余一中、白萬雄不僅是你們的仇人,也是武林公敵,咱們大伙兒去鏟平白家莊,不更好么?”

李思南道:“不,大伙兒都去,那反而打草驚蛇了。粘不罕和速不臺已經答應了在白家莊做內應,我們出其不意的去夜襲白家莊,料應可以報得了這個大仇。”

孟少剛沉吟半晌,說道:“不錯,人一多風聲就容易泄漏,給他們知道,逃跑了反而不妙。既然你有把握,那就只是你們兩人去吧。”

孟明霞聽得父親這樣說,想想也有道理。雖然仍是為李思南擔心,也就不便再持異議了。

李思南接著說道:“蒙古那邊的情形,我也約略知道了一些。成吉思汗逝世之后,他的兒子爭奪大汗之位。如今庫里爾泰大會雖然業已召開,選出了窩闊臺繼承汗位,但根基未固,窩闊臺還是未能免除內顧之憂。根據已知道的消息判斷,最少在一年半載之內,蒙古大約不會再次出兵侵犯中原。當然咱們的義軍還是要戒備的,但我暫時離開,則是不大緊要了。孟大俠,請你先回瑯瑪山代我主持大局,好么?”

孟少剛笑道:“我這閑云野鶴之身,只怕做不來盟主呢。”

李思南道:“孟大俠若怕麻煩,那么請屠鳳暫攝盟主也行。不過仍是請孟大俠幫幫她的忙。褚兄、谷兄,我知道你們有清理師門的大事要辦,但若是可以稍緩些時,能夠和孟大俠一去瑯瑪山幫幫屠鳳的忙,等我回來,那就更好。”

褚云峰、谷涵虛齊聲答允。孟少剛也道:“好,你放心去吧,我會替你安排妥當的。義軍目前沒有大仗要打,屠鳳暫攝盟主之位,我想她也是可以愉快勝任的。”

李思南謝過了孟少剛,即日便與楊婉下山。

李、楊二人走后,孟明霞道:“爹爹,雖說是人多去恐防打草驚蛇,但也應該去多三兩個呀,為什么你只是讓他們兩個人去?”

孟少剛笑道:“他們是為父兄報仇,咱們明里去助他反而不好。不過,你也不用擔心,我已決定暗地里去幫忙他了。”

孟明霞喜道:“原來如此,這我可是怪錯爹爹了。”

孟少剛道:“我暗地里到白家莊,倘若他們已是足以對付得了白家莊那一班人,我就根本不露面了,事后你也不要和他們說。”

孟明霞笑道:“這個當然,難道還要思南和楊婉領咱們一個人情么?”

孟明霞性情爽朗,她把李思南當作最好的朋友看待,對好朋友的關心,在她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,因此在褚云峰的面前絲毫不加掩飾,褚云峰初時不免有點醋意,但在看出她只是對一位好朋友的真摯關懷之后,卻不由得對她更為敬佩了。

楊婉對李思南也是一樣,兩人劫后相逢,誤會都已消除,兩顆心是比以前更為接近了。路上楊婉就和李思南談起了明慧公主來。

楊婉道:“你可思念她么?”李思南怔了一怔,說道:“我的心上只有你,難道你現在還有懷疑?”楊婉噗嗤一笑,說道:“你自己先犯了疑心病,卻顛倒過來說我。”

李思南道:“什么?”楊婉道:“懷念朋友,人之常情。你以為我說你什么?”李思南道:“哦,原來你說的是朋友之情。對不住,倒是我誤會了。”

楊婉望著李思南的眼睛,緩緩說道:“說老實話,在蒙古的時候,我是對她有點妒忌的,現在我反而覺得她可憐了。可惜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你,又不能把你分開兩半,否則我倒是愿意把你讓給她呢。不過,我雖然不能把你讓給她,卻也希望你能夠給她安慰。”

李思南不知其中原委,倒是有點詫異,心里想道:“婉妹經過了這場劫難,倒是變得胸襟開闊了。但卻不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?”只怕楊婉是用說話試探他,一時間竟不敢搭話。

楊婉好似猜到了李思南的心意,鄭重說道:“我說的是真心話。南哥,明慧公主固然對你好,但和我也是好朋友呢。我曾經做過她的侍女,你想不到吧?”當下把離散之后的經過以及如何碰上阿蓋,如何混入蒙古軍營,如何巧遇明慧公主,得到她的庇護,又如何行刺余一中不成,逃了出來等等事情,一一告訴了李思南。

李思南又是詫異,又是歡喜,說道:“如此說來,明慧公主倒是咱們的恩人了。”當下也把從粘不罕和速不臺那兒聽來的消息告訴楊婉。

楊婉笑道:“我還沒有說完呢。你這個消息我早已知道了。但你可知明慧公主因何逃出蒙古么?”李思南搖了搖頭,說道:“粘不罕沒有說,我也未曾問他。”其實他已是猜到了幾分的。

楊婉笑道:“她是因為不愿下嫁鎮國王子,所以才特地逃到中原的。逃到中原,為的卻正是找你。”

李思南道:“你又來和我說笑了。”但心里卻是明白,楊婉并非說笑。

楊婉說道:“南哥,經過了這場劫難,我已知道你是真心對我了。你也不必懷疑我還是像從前一樣的氣量狹窄啦。”兩人齊轡而行,說到此處,不知不覺地伸出手相握,大家都覺得甜絲絲的,兩顆心好像合成了一顆了。

楊婉繼續說道:“前幾天我曾碰上明慧公主,所以我不但知道她要找你,而且我還可以向你擔保,只要咱們從白家莊回來,你就可以見著她了。”李思南奇道:“真的嗎?她現在哪兒?”揚婉道:“就在屠鳳那兒,是我介紹她去的。”李思南知道這個消息,倒是不覺一驚。正是:

但愿良朋欣有托,故人情重近何如?

欲知后事如何?請聽下回分解。

相關欄目:
  • 白發魔女傳
  • 七劍下天山
  • 萍蹤俠影錄
  • 塞外奇俠傳
  • 云海玉弓緣
  • 龍虎斗京華
  • 草莽龍蛇傳
  • 江湖三女俠
  • 飛鳳潛龍
  • 大唐游俠傳
  • 武當一劍
  • 女帝奇英傳
  • 冰魄寒光劍
  • 冰川天女傳
  • 冰河洗劍錄
  • 風雷震九州
  • 俠骨丹心
  • 幻劍靈旗
  • 劍網塵絲
  • 絕塞傳烽錄
  • 彈指驚雷
  • 牧野流星
  • 游劍江湖
  • 還劍奇情錄
  • 散花女俠
  • 聯劍風云錄
  • 廣陵劍
  • 龍鳳寶釵緣
  • 慧劍心魔
  • 武林天驕
  • 瀚海雄風
  • 香港六合彩九龙报 筒子二八杠做牌药水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2016 象棋棋谱口诀 打牌赢微信红包游戏 曾道人2018全年资料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一 河北11选5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7星彩18139期 3元赖子麻将